好久不见

我很久没写千字作文了。其实我几个月很少做过那么多创作了。我小说里写了几页,还有一只在播我的播客(虽然也很久没做我的人工语言了)。我不是不想做这些,但是我每次坐下写作文,我开始听播客,或看电影,或玩游戏。我没有抽空来做这些创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我想推托的话,就能说我刚投入研究所了,都没时间做了。注册以前在努力工作为了赚钱。我能说我太忙了,不忙了就太累了。有很多借口可以用,对于千字作文,我能做这几个月都想不起什么话题要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有很多借口能用,但是我不是想推托。我想好好思考为什么没有做这些很喜欢的是。我觉得看好为什么没做那些,我要看好我做过的事。每个星期都播播客。为什么呢?我猜到了几个原因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,我不是自己做的。主办和我每个星期要Skype上记录播客。虽然有时候有人有日程的问题,我们都得看好什么天什么时间能记录。还有时间就知道第二个原因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,我有一个日程。我每个星期一半夜要播新的播客。这样我知道什么是有要技术编辑续集。从开始这就是我自己的条件,但是听着慢慢习惯了,所以我知道如果一个星期没有播客的话,要看第三个原因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三,我知道有人在等。每个星期有人评论在Conlangery的网站上,或者在Facebook,ZBB或CBB。有人给我们发邮件给我们建议或者就说喜欢我们节目,所以我知道虽然我觉得自己很笨有不好的口声,有人想听我,主办与客人谈到人工语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了播Conlangery,我要与主办订好时间,选话题,做些研究。记录播客后要编辑然后上线,写按语。这样要每个星期话几个小时做播客的东西。但是因为有别人与我做,我们有一个日程,还有有人听播客,我七十礼拜内只有两周没有播新Conlangery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你可能觉得播播客与写作文,写小说,做人工语言不一样。其实有很多差别。但是如果我能从Conlangery这个经验学会更好做其他创作。我不能使人看我写的东西,也不想与别人一起写博客或小说,但我能订好自己的日程。我从此要看好能不能改善我的创作习惯。如果成功的话,你可能更经常的看到新的千字作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