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母老虎妈妈战争之歌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我不久以前看完了《老虎妈妈战争之歌》。我看过这本书的中国版也称《我在美国做妈妈》。但是我还是喜欢第一名。为什么?因我觉得你看第二名可能误会。作者蔡爱美就是美国人。他住在美国因为她在美国长大。当然她是华侨,但是她父母是从菲律宾来的。此项目应该弄清楚。她在谈谈她怎么样孩子的时候,常常说“在中国不会怎么样”“在中国孩子应该,,,”等等。那她肯定比我这个笨老外认识中国文化,但是从我自己的知识能看得到她每次这样说,都是巨大夸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这本书里,蔡爱美回忆她的生活,谈她养两个女儿的方法。从开始她把所有的父母分成两个类型:“花母亲”非常严格,控制孩子们全部的生活,让他们很苦的学习,联系,之类。花母亲最终学习,不让孩子打球,但是可能让他们谈一些乐器,但孩子做什么就书要作为第一。“西方父母”是中国父母的反对,让孩子做自己喜欢的东西,鼓励他们但不破他们做什么,用奖励让孩子们得好的成绩。对花母亲来说,西方父母管孩子。对西方父母来说,花母亲虐待孩子。蔡爱美自己说“花母亲”不一定是汉人。就是她看过很多移民在美国这样样孩子,尤其从亚洲的:日本人,韩国人,印度人,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也是一个问题。蔡爱美是住在美国的华侨。这些与一般的中国人完全不一样。在这个方面我与罗杰明(英语)同意,我们美国人对华侨与别的东亚移民影响到我们对她书的兴趣。但虽然他常常与他的做母亲的方法联想到儒教与中国文化,其实她自己养孩子的方法。中国人可能觉得孩子应该很乖,可能多点管理孩子的运动。也可能比较比较严格,更愿意告诉孩子他们错了。但是我不觉得一般的中国人会那么严格,不让孩子与朋友一起玩,每次没考A就骂他们。蔡爱美说她孩子们不是全班第一她就骂他们,但是,只有一个孩子能成为第一。如果其他孩子们都受大声的骂,那他们就将来会有很大的心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中文老师有另外一观念。就是她建议我读此书。她说了其实最后蔡爱美终于发现了她的方法不是完善的,就变了一点。嗯,最后她让第二女儿少联系小提琴,选择自己想做的运动。但是我看了到最后,我还觉得她的“花母亲”方法较好。她觉得自己较好。这是另外一主题。蔡爱美很自大。她是耶鲁法院教授,让孩子们学经典的乐器,还有常常吹嘘她女儿的天资还有她自己成就(应该注意,她孩子们的成就她也当成自己的成就)。她不太愿意摆脱她原来的方法,只有她二女儿受不了她才改变一点。这个女人觉得她自己对,别人都错了。她方法可能有一点点好的方面,但是她最终完全太过分了。